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21年06月02日 11:13

6月7、8号是重大的日子。高考!

首先祝福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们,能金榜题名、如愿以偿。

首批“00后”已经步入高考考场,那些70后、80后也在趁机回忆青春,还记得当年高考发生的往事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高考结束后,接下来便是填报志愿等待录取的过程。在此,提醒广大的学生和家长朋友们,要有个人隐私防护意识,不要随意把个人信息提供给陌生人,以免上当受骗。

2016年央视报道的山东学生遭遇电信诈骗事件,仍记忆犹新,骗子是如何获知考生信息,又是如何进行精准定位的呢?这场悲剧留给大家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助力高考阅卷工作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可全方位、多角度预防终端数据泄漏。

2017年高考阅卷期间,某省招生考试院阅卷系统已部署2000点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今年,该招生考试院继续与我们合作,开启了高考阅卷准备工作,我们已安排工程师现场部署和维护。

据了解,考生个人敏感信息,如考生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等会出现在阅卷系统的PC上。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可对阅卷电脑的U盘拷贝、打印、截屏、网络共享等行为进行监控,防止考生个人敏感信息泄漏。另外,为了满足阅卷需求,特地定制研发了一系列特色功能,如打印水印和屏幕水印等,可预防通过拍照或截屏方式泄漏数据,同时也可快速锁定泄密者。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具有如下特点:

  • 以深度内容识别技术为基础,采用了关键字、正则表达式、数据标识符、结构化指纹、非结构化指纹、机器学习、图片指纹等算法,全面识别个人隐私等敏感信息。

  • 对多种泄漏途径进行全面监控,如移动存储拷贝、CD/DVD刻录、打印机/传真、剪切板复制、截屏操作、蓝牙文件传输、即时通信(QQ、微信、钉钉、飞秋等)和文件传输、复制到局域网共享、应用程序文件访问等。

  • 依据预先制定的文件监控策略进行响应,可对发生信息泄漏的违规操作行为进行告警、阻断,达到敏感数据泄漏的事前、事中、事后完整防护,实现数据的合规使用,同时防止主动或意外的数据泄漏。

终端数据防泄漏系统(TopDLP-E)不仅可以帮助客户全面保护终端数据安全,还可以形成以主动预防为主、事后追踪为辅的管、控相结合的防护机制。


相关推荐

B2B营销难,难在哪里?该怎么做?

有人说看了那么多理论和文章,为什么我还是做不好数字营销?如何做好B2B营销,得先从了解B2B营销本质的复杂性开始。许多营销获奖案例,无一例外来自各行各业领先品牌,几乎全部来自B2C外包团队/公司。B2B做数字营销真的很难,依靠自己建立的团队做的好,能出精品更是难上加难。总结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的营销案例,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1.用户痛点抓得准2.立意有高度3.有温度,讲情怀4.创新的传播实施方式满足以上几点,效果好不用作为必然标准,因为这是必然结果。目标受众构成复杂B2B的传播对象不是个人,而是一群人,而产品的使用者也未必是你主要的沟通对象。这一群人里面有决策者,有影响者,最后才是产品使用者,而不同角色的人关注痛点又不一样,这个就对营销人关注不同角色目标受众的痛点,针对不同痛点进行个性化沟通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比如我们推出免费样品申领活动,会发现很多来领样品的客户最终并不能决定产品的购买,我们要辗转找到他的上级领导,项目负责人,才有突破的可能性。这跟消费品的决策机制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产品使用者)关注产品本身是否好用,而他的领导(决策者)关注引入该新产品是否能节省企业运转成本,采购者(影响者)则更关注产品性价比是否高,能够帮助他达成集采指标。很显然,针对不同的人群,除了有清晰的定义,更重要的是了解他们的需求和主张,有的放矢,推送合适的内容给到组织结构中处于不同角色的客户,才能打动他们。决策周期长在消费品类,通常都是即时决策,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现在短视频,网红直播带货这么火,网民看到某个喜欢的主播,加上氛围一渲染,直接加购,付款,2天到货,被教育,被触达,购物完成,产品到手就是那2天的功夫,那2天还主要是物流的时间,前面的购买环节几乎都是瞬时发生的。参考B2C类营销方式,B2B能否也这么做?请个网红,做个直播,推出个爆款产品,是否就能热卖一空?B2B的网络直播见的也不少,但目前看还都是以行业教育,传授知识,新品上市直播,树立品牌形象为主,以直接带货为目的的B2B案例少之又少,也很难成功。为什么?本质原因在于决策周期长。一款产品,从产线调研,客户需求调查,到产品选型,匹配,测试,最终小组讨论决定采购绝对不是一两天的功夫。当然,电商平台的购买你可以说是实时的,但是这些通常都是存量客户,在电商平台进行采购行为前,多半已经通过各种其它线上线下渠道对你的产品做了充分调研,了解了产品的特性,确认其适合无误后,直接进电商平台购买,实现采购的便利性。理性决策B2C的优秀营销案例里面,最后大奖花落谁家?一般都是有温度,讲人性,述情怀的大品牌。5G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无论科技如何发达,超脱于科技的始终是“人情”。产品是为人服务的,“以人为本“是一切营销活动的出发点。可这不是一定适用B2B营销方式,你看到多少B2B品牌传播主张里会去渲染情怀,强调人性?这也可以理解,因为B2B业务模式下,任何一个采购决策都是代表所在企业,而非个人情感。所以,影响决策因素的不是品牌赋予的情感,也不只是产品本身,还有“解决方案”,“付款账期”。基于提供的产品帮助目标企业客户解决什么问题,自然所有的决策都是理性的,围绕产品利益本身展开的所有内容营销,渠道营销,大数据营销,场景营销都是为效果服务的。是的,少了情感的导入,多了冰冷的数字。“解决方案“加上各种机构验证的数字支撑构成了”内容营销“的关键要素。这也自然让品牌建设,营销立意,创意产生,传播实施,内容创新少了诸多发挥的可能性。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众多合作资源,也具备B2C背景,借鉴B2C营销打法,进行B2B营销模式定制,对B2B营销有特殊的思考模式,能针对特别的业务场景进行思考,能帮助企业参与自营平台进行B2B营销模式定制。如今B2B数字营销还处在发展初期,但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可探索和成长空间,意味着巨大的发展机遇。优联互通的8000+媒体资源可以帮助你和企业不断突破和创新,取得营销成功的关键。

2020年12月08日 10:52

write now:你的贴心备忘管家

今天有朋友问我为什么用备忘录,因为我记不住我健忘啊,用备忘录记录是我的必然选择。而且人类的天性就是不断遗忘,克服这种天性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快记录。很多时候,我们脑子里蹦出了一个灵感,找纸笔准备记录的时候,就已经忘了要记什么。没有什么比用一个备忘录更能及时记住灵感的了。我是一名做创意文案的策划师,需要时刻记录自己的灵感,包括生活中和工作中的灵感。但是让小编很抓狂的是,我这个人比较健忘。所以我每次有什么想法和灵感都会马上用备忘录记下,writenow是我长期在用的一个备忘录。灵感这种东西就像是流星,从脑海中划过去的时候很突然很惊艳,但是过后马上就没有痕迹了。当你再怎么去想也很难再想起来跟刚才一样的灵感,好的灵感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深刻的体会到这种想不起来灵感的经历,现在当我在外边,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文案,我都会马上用手机备忘录记下。现在我的备忘录都成了我的文案库,每次我需要什么文案的时候,我都会通过备忘录快速找到,工作效率也提高了不少。为什么说用手机备忘录可以方便快速的记录下灵感,你想想我们现在每个人手里时时刻刻拿着的东西是什么,是手机啊!所以用手机备忘录记录灵感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灵感的出现是让人措手不及的,它可能是在卫生间,也可能是在刷牙的时候,也可能是在吃饭的时候,也可能是在我们躺着的时候,用手机备忘录一打开就可以记录,完全克服人类遗忘的天性。我现在每天的日程安排、事务提醒,都会用备忘录去记录,生活工作很有条理。用writenow让我及时记录了我的每一个灵感。如果你有健忘的毛病,不妨跟我一样养成用备忘录记录的习惯吧。

2020年09月22日 10:08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